少女游的意想空间

远离才是最轻松的方式。

肆无忌惮的笑声离我而去多久了。什么时候开始的?不记得了,可能是那夜抹茶坊,可能是那天七夕节,可能是火车上的那一刻就逝去了吧,不记得,不记得。

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给我了一个绝佳的理由,在崩溃的边缘任性地哭泣。

何苦惹我错付了情衷

在别人的婚宴上,他和他的意中人也去了,那我呢,我是谁,人人都说他们天生一对,我也觉得般配极了,可我还是想问他,我想到他面前问他,是不是我送的马具不够好看,是不是那天的桂花糕我没捂热,是不是世上的人都是这样,连自己承诺的誓言都可以,随意收回。

等有一天我可以大大方方地和旁人一样,起哄要听感情故事而不是保持微笑与沉默的时候,大概我才是真正放下了吧。

太多约定不能实现。

现在轮到我了,才明白这是怎样一种失控的悲伤

不知道你们那边,现在是什么状况。对不起,任性地放弃。

让我任性一次吧。别让自己崩溃,也别给别人制造不开心。

按下快门的一刻,心也跟着颤抖。